Sartobind® Membrane Technology

联系专家

生物工艺的性能提升

膜层析法是对传统色谱法的挑战

一次性膜吸附器属于即用型设备,可以显著缩短动手操作的时间,消除包装故障,并且无需冷藏室存储。风险和前期投资都获得了有利的影响。与此同时,它们提高了生物负载控制和生产力。

高通量

具有开孔结构的膜设计可实现高流速。结合较大的正面和较小的床层高度,在保持床层体积小的同时产生了很高的通量。典型的工艺数据表明:流通模式下膜吸附器的通量比柱吸附器高两个数量级。

在流通模式下,传统的色谱法最好在非常高的流速下运行。然而,这种高流速只能通过使用直径非常大的生产柱来实现。为了达到类似于膜的通量,流通模式下使用的基于树脂的色谱柱具有较大的床层体积,并且其尺寸绝对超过用途。

尺寸紧凑

与柱式或超离心式相比,Sartobind®囊式或膜包系统要紧凑得多。此外,它们属于即用型,因此安装更加简单,节省了手动操作时间并缩短了工厂时间。

特别是在流通和病毒捕获应用中,色谱柱因外力使得尺寸过大,膜吸附器的优势就体现出来了。与此同时,大型色谱柱硬件的前期投资很大。

此外,膜吸附器是一次性(一次性使用)设备,这减少了存储空间和验证成本。

高容量

Sartobind®膜的孔径大于3μm。这使得大蛋白质、生物制品、病毒或病毒样颗粒进入大孔膜结构。因此,与传统色谱柱相比,Sartobind®膜吸附器对病毒的结合能力提高了10倍,精纯能力提高了约200倍。

传统的色谱珠的孔径小于100nm。小孔会限制大分子进入内部结合位点,导致大生物分子、血液因子和病毒或病毒样颗粒的结合能力较低。此外,色谱柱运行的流速比膜吸附器低10到30倍,允许扩散到更小的孔隙。

提高了一次性膜层析的生产力

下载海报

节约了缓冲液和时间

膜层析技术在单克隆抗体下游工艺中的定位及其在流通精纯方式中的优势,对工艺时间(-50%)和缓冲液消耗(-75%)有着巨大的影响。虽然在这些应用中色谱柱通常是过大,但由于尺寸合适,膜吸附器的COG降低了60%以上。

之所以节省时间和缓冲液,是因为结合采用了最佳尺寸的膜吸附器以及较高的流速。具有Q树脂的传统填充床柱的结合能力一般为50-70 g/L,如要达到100-150 cm/hr左右的体积流速,需要较大的直径。相比之下,Sartobind® Q 膜吸附器的结合能力约为10 kg/L,典型的流速为450-600 cm/hr。

1Li et al., Amgen, J. BioProcessing, 09/10, 23-30, 2005

层析与过滤一样容易

膜吸附器是现成和一次性的,可避免包装、清洗和重新验证。膜吸附器的使用就像使用过滤器一样简单。

膜吸附器是现成和一次性的,可避免包装、清洗和重新验证。膜吸附器的使用就像使用过滤器一样简单。

不同形态有4 mm或8 mm的膜床高度,分别用于精纯和粘结&洗脱应用。膜吸附器的扩展是非常容易的:在保持已选床层高度的同时,囊的大小可以简单地适应工艺的要求。压力-流量关系和突破曲线的形状与较小的囊相同。

流通式集料清除

膜上的大孔结构使得大分子更容进入配体。因此,Sartobind® Phenyl有利于集料清除。在流通模式下,建议使用 Sartobind® Phenyl ,其缓冲液耗量相比树脂减少了75%。

在疏水相互作用色谱中,使用浓度大于480mM的硫酸铵清除集料。通过选择浓度在230–480 mM之间的硫酸铵,可保留集料,同时将单体mAb留在流通集料中。1

总的来说,使用膜层析法去除流通集料可以减少COG和加工时间。
​​​​​​​1Ebert, S., Fischer-Frühholz, S., Efficient Aggregate, Removal from Impure Pharmaceutical Active Antibodies, BioProcess Int., Vol. 9,(2), 2011, 36-42

联系我们